www.tm881.com,金元宝六合彩,www.49350.com,www.4519.com,www.49386.com,www.019999.com,www.4742.com

当前位置:主页 > www.tm881.com > 正文

正文 大结局

作者: 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1-06

关键词: 栖见, ┊阅读:次┊

  这个基金是T0还是T1?...画苑每年举办唐卡绘制、矿物颜料研磨及加工,后来初云飞全家搬去南方搞房地产开发,一晃二三十年没有过联系,再回帝都他只身回来,父母都留在南方了,于是只私下和陆老爷子吃过两回饭,两个人大概是只叙旧,不谈其他。

  而陆嘉珩在看到初父的时候,本来以为他是来带女儿回家去的,即使因为陆嘉懿的原因,初父对他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友善了,他心下还一顿做思想准备工作。结果老爷子一看见他,手一背,面无表情的脸露出了一个高兴的表情,走过来。

  他几次见到初父的场合都不算正式,初父不是穿着睡衣睡裤就是穿着睡衣睡裤,配上他温和的五官,即使是很凶的表情看着陆嘉珩依然有种柔软的感觉,而此时,男人一身正装,气质和以前都大不一样。

  晚秋风凉,中央空调的温度不算高,两个人出了宴会厅一进大厅初栀缩了缩脖子,陆嘉珩随手脱掉西装外套给她穿上。

  他们像两个偷偷摸摸私奔的年轻小情侣,初栀跟着陆嘉珩上了车,他开着车在市中心漫无目的地转了两圈,最后停在灯火通明的路边。

  初栀坐在后座,伸过脑袋来,趴在他驾驶位的靠背上,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他。

  她大概是穿不习惯这么高的高跟鞋,此时脱了鞋子,脚丫踩在座位上,脚面藏在裙摆里,只露出白皙脚尖。

  他重新转过头去,打方向盘,侧脸看起来有一点漫不经心的漠然:“没事,该说的都说完了,之后不需要我在场也可以。”

  两人到家,一进门,初栀就踢掉了高跟鞋,赤着脚啪叽啪叽踩在地板上进去,你猜躲在窗帘后面探出个小脑袋,一看见她,喵了一声,踩着优雅的猫步走过来。

  初栀抱着猫瘫坐在沙发里,累得长长呼出一口气来,撩起裙摆,身子一横,横躺在沙发上,大大的裙摆垂落在地上开出花儿来。

  陆嘉珩看着她软趴趴瘫着的样子好笑,走过去坐在她脚边,捏起脚踝来给她揉了揉:“就这么累?”

  陆嘉珩垂着眼,没说话,修长的手指捏着她的脚踝,一手托住脚跟,看起来专注又认真。

  初栀享受着帅哥的按摩服务舒服得整个人开始发困,她靠进沙发靠垫儿里,蹭了蹭,又打了个哈欠:“我爸和你爷爷原来认识啊……”

  初栀想揉眼睛,想起自己脸上还有妆,又忍住了,用指尖轻轻戳了戳眼角:“我都不知道诶,他这些事情从来都不跟我说,可是他也不认识你。”

  初栀抓了抓下巴,慢吞吞道:“卖房子的,不过我爸好像不怎么管,他都交给我叔叔的。”

  陆嘉珩用这么多年对初栀的脑回路和了解判断,她这个卖房子的应该不是开房屋中介的那个意思。

  他认识她这么久,两个人从来没对彼此的家庭有过太多过问,他看得出她家境殷实,从小到大都被父母保护得很好,没有吃过什么苦,快快乐乐的长到这么大了,陆嘉珩觉得这些就够了。

  原来人家小姑娘一直挂在嘴边的“我养你啊”就是字面上的那个意思,发自肺腑的准备养他,不是在跟他说情话来着。

  陆嘉珩突然有点忧郁,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感觉,就好像他本来就只能靠他那么点儿臭钱来拴住女朋友的心,结果发现人家根本不稀罕。

  他凑过来,双手撑着沙发撑在初栀上面,一把抓起还黏糊在初栀怀里的你猜丢在地上,垂眼看她:“初栀,结婚吧。”

  于是两个人保持着暧昧的姿势一上一下叠在沙发上,陆嘉珩扶着靠背直起身来,初栀也跟着坐起来,翻出手机,开始百度。

  一边百度,一边还在跟陆嘉珩分享,兴致勃勃地拍他大腿:“你看他们还送了头牛,牛太大了我就不要了,陆嘉珩,我要鸡,还要鸭子,你给我弄两只过来。”

  初栀盯着手机屏幕瞪大了眼睛:“还要准备礼金,可是也没说要多少钱,”她扭过头来,笑嘻嘻地看着他,“陆嘉珩,你准备给我多少钱?”

  之前她在寝室群里面和林瞳她们聊天的时候,还被一顿疯狂教育,想要把握男人的心就要先把握住他的钱包,看他愿意给你多少钱,那就是有多爱你。

  初栀抽了抽鼻子,眨巴着眼,感动得眼眶都快红了,仰着小脑袋,巴巴地看着他:“陆嘉珩,我没有那么多钱给你。”

  初栀点点头,认真道:“所以我可以给你房子,你自己挑,我还有几套四合院。”

  还没等他反应,初栀舔舔嘴唇,摇头晃脑地蹦下沙发站起来,扯着他的手把他也扯起来,拉着他走到书房,推开阳台的门。

  小区里一排排楼房,绿化极好,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上地灯光线幽微,蜿蜒着往前是昏黄路灯,小花园中间白色的雕像喷泉在夜色中沉寂。

  她肩膀一放,指着下面,仰起头来看着他,声音软糯:“你可以在这个小区里选,爱妃,这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想娶媳妇儿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尤其是当你有一个不太好搞的岳父大人的时候。

  一月份,陆嘉懿寒假,男孩儿二话不说,大包小裹搬过来来敲陆嘉珩家门,用小鹿斑比一样的眼神滴溜溜地瞅着他,一副求收留的样子。

  陆嘉懿简直太上道了,他哥都还没开口说话,少年一脸“我知道我了解我明白”的样子,熟练道:“哥,你放心,我懂。”

  男孩子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陆泓声出事情后不知去向,偌大的宅子里只有他一个人,直到某次夜里,保姆给陆嘉珩打电话,说陆嘉懿不见了。

  那是他第一次把他留下,等他洗澡出来少年已经打好了地铺,有点不安地怯生生地抱着枕头和被子看着他,生怕他会临时改变主意,把他赶出去一样:“哥哥,我睡地就好。”

  这种小心又谨慎,极其会看人脸色,胆怯自卑又早熟的性格到底是什么样的成长环境造就的。

  他太小了,懂事的又太早,他过早的知道了不应该知道的事情,所以他从小到大,每次看着他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讨好的,每分每秒都在因为他觉得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而煎熬。

  陆嘉珩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对他的敌意幼稚而残忍,像小孩子无处发泄的迁怒。

  陆嘉懿那边没注意到他的走神,兴致勃勃地帮他出谋划策,他寒假这段时间天天去初栀家吃饭,又是正长身体的时候,饭量惊人,身高也又往上窜了很多,脸上虽然还带着一点点圆润的婴儿肥,五官却又立体了不少,面部轮廓和陆嘉珩有一点点相似。

  也不知道他到底用了什么办法,初父对陆嘉珩的态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质变,直到年前,两个男人甚至能够饭后心平气和地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聊足球和财经新闻。

  和往年一样,初栀的新年还是回南方陪着爷爷奶奶一起过,除夕夜当晚,两个人通电话,她那边是家里大人打麻将的嘈杂声响,陆嘉珩那边很安静,没什么声音。

  初栀突然想起他们在一起以后的第一个新年,她也是在爷爷奶奶家,和他视频,他人在办公室里加班,镜头所及之处是高高的文件和泡面杯。

  陆嘉珩过年的时候带着陆嘉懿回了陆老爷子那儿,爷孙三个没一个会包饺子,除夕夜当天晚上,一老一少盯着陆嘉珩,一个负责拿着手机查包饺子的步骤负责指导他,一个负责拄着拐杖在旁边看热闹,陆嘉珩围着个围裙,很生涩的剁饺子馅儿,一边被嫌弃着一边包饺子,不仅要被陆老爷子嫌弃包的丑。

  陆少爷哪干过这活儿,乱七八糟搞了一通,煮出来以后爷孙三个看着里面那一锅肉丸子顿饺子皮儿,沉默地选择下馆子。

  自从他出了事情以后再没露过面,毕竟是亲生儿子,陆老爷子没说什么,房子也还给他空着,他却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从没回来过。

  陆泓声穿着黑色的羽绒服,围了一个围巾,脸看起来瘦了很多,却干净整洁,像是特地打理过的。

  他手里提着一袋子水果,反应过来以后匆匆地往前走了两步,塞到陆嘉懿怀里,转身要走,又顿了顿。

  陆嘉珩小的时候,陆泓声抱出去,逢人看见都会说,这孩子长得真是漂亮,尤其那双眼睛,和他妈妈长得一模一样。

  结果随着他越来越大,五官果然开始和他相似,除了那双眼睛,像是照着他妈妈的模子刻出来的。

  有的时候陆泓声会不停的想,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糟糕,甚至到了最后非要有个你死我活的程度。

  老爷子家保姆回家过年,陆嘉珩带着家里一老一少下了一个礼拜馆子,大年初六晚上,陆嘉珩接到初栀的电话。

  电话里小姑娘的声音有点空荡荡的,吸了吸鼻子:“陆嘉珩……你在哪儿啊……”

  初栀可怜巴巴拖腔拖调,黏糊糊地:“你骗人,我现在在你家,你家根本没有人。”

  一个小时以后,陆嘉珩一开房门,就看见初栀撅着屁股蹲在地上,手里捏着块抹布,在擦地。

  小短腿蹬蹬蹬来,蹬蹬蹬去,一排一排擦,身边放着个水盆,加个榻榻米背景,可以去拍日剧。

  陆嘉珩没动,站在门口倚靠着门框看了她一小会儿,手一抬,指着旁边角落:“那块儿,擦了吗?”

  陆嘉珩笑着弯腰捡起抹布,走过去丢在水盆里,扯着她手拉进怀里抱着:“今年回来的这么早。”

  往年,初栀都要在那边呆上几天才会回来,今年她毕业上班,不再有寒暑假了,自然也就回来得早。

  初栀笑嘻嘻地回抱住他,顺便把自己刚还捏了抹布的手往他衣服上抹,抹完手心抹手背,报复完才爽了,心满意足道:“想你了呀。”

  她似乎特别喜欢他的味道,尤其是每次好久没见面,一见到以后她都要抱着他蹭一会儿,小地鼠一样往他怀里钻。

  也喜欢她偶尔的,不自觉的,轻飘飘的一句话,却带着雷霆万钧的力度,又像温热的静流注入心脏,酸涩又柔软得一塌糊涂。

  初栀好半天没等到他的反应,终于从他怀里仰起脑袋来,下巴尖抵在他胸膛,笑嘻嘻地看着他:“陆嘉珩,你知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

  初栀依然瞪着他,半晌,一副操心巴拉的样子叹了口气,朝他勾了勾手:“过来。”

  初栀扯着陆嘉珩的手,欢欢喜喜地等着,面色红润有光色,叽叽喳喳地跟他说话。

  初栀眨巴着眼,突然露出了一个很知心大姐姐的表情,踮起脚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儿,你别怕,等一会儿进去了一切都听我的。”

  初栀没注意,还在扒着他肩膀说话:“你别紧张,听说这个很快的,就排队的时候慢了点儿,等会儿你就眼睛一闭,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就过去。”

  旁边的工作人员乐不可支了,初栀和陆嘉珩进去,就像初栀说的,两个人填表格拍照交钱,钢印印上的时候,初栀还在发愣,扒着柜台眨巴着眼,好一会儿都没反应过来,好奇宝宝一样看着工作人员:“这就好了吗?”

  直到两个人拿了小红本,陆嘉珩领着她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初栀突然站住了。

  初栀恍惚地看着他,慢吞吞地反应过来,嘴巴一憋,表情突然有点可怜巴巴的,有点委屈:“我怎么能结婚了呢……”她看起来简直快要哭了,“我才二十二岁,我大学刚毕业呢……我怎么就跟你结婚了呢呜呜……”

  初栀尖叫一声,生怕自己被他摔下去,赶紧抱着他脖颈:“你干嘛,你干什么!”

  他开车,她突然侧过身去,歪着脑袋看着他:“陆嘉珩,你以后会不会后悔嫁给我。”

  初栀像只小怪兽,呲牙咧嘴地看着他:“陆嘉珩,我这下整个人都是你的了,你要是敢对我不好,我就——”

  他垂眸,声音平淡温柔,像是在说着什么最普通不过的事:“我以后遇不到更喜欢的人了。”

  他似乎是想到了往事,突然垂下眼眸,轻轻笑了,“后来才发现,其实你根本不需要,只要你看我一眼,我就跟你走。”

  骄阳似火,烈日当空,十七岁的初栀独自一人形单影只,拖着个大行李箱走进A大校园,站在原地,茫然地四下张望,像是一只在森林里迷路的小动物。

  陆嘉珩懒洋洋地靠站在志愿者棚子旁边,手里捏着听可乐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神情慵懒漠然,看不进万物。

  法国梧桐枝繁叶茂,云层很薄,阳光焦灼明亮,校园里柏油马路被烤得几近融化。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加入收藏 查看评论复制给好友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关键词3| 香港伯乐汇高手论坛| 黄大仙救世网正版| 高手杀肖统计论坛| 香港财神报红蓝绿黄| 状元红高手心水论坛| 香港开直播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 电视里的天线宝宝六合| 曾道中特网中特玄机话| 香港马会彩图图库|